首页  »  胡当  »  胡当
高速云播放晚高峰期可能卡顿请耐心等待缓存一会观看!
高速云M3U8晚高峰期可能卡顿请耐心等待缓存一会观看!
《胡当》内容简介

  Back in 1990s, an aspiring IAS starts a rebellion against the caste-based reservation.

……
霜降节气有哪些诗

山明水净夜来霜 数树深红出浅黄”,时令已到霜降,秋的颜色逐渐变得浓重。霜降时节,虽然落叶纷飞、草木枯黄,但却不乏秋日胜春朝的好景致。霜红的枫叶、色彩斑斓的菊花,让秋的清寒中多了一份静美和淡雅。登秋山、观秋叶、赏秋菊、饮菊花酒,自然成为乐事与习俗。在这欲冷未冷之时,趁着今年秋色未尽,让我们一同在古诗词里感受深秋的美好吧!咏廿四气诗-霜降九月中唐-元稹风卷清云尽,空天万里霜。野豺先祭月,仙菊遇重阳。秋色悲疏木,鸿鸣忆故乡。谁知一樽酒,能使百秋亡。泊舟盱眙唐-常建泊舟淮水次,霜降夕流清。夜久潮侵岸,天寒月近城。平沙依雁宿,候馆听鸡鸣。乡国云霄外,谁堪羁旅情。水调歌头·霜降碧天静宋-叶梦得霜降碧天静,秋事促西风。寒声隐地,初听中夜入梧桐。起瞰高城回望,寥落关河千里,一醉与君同。叠鼓闹清晓,飞骑引雕弓。岁将晚,客争笑,问衰翁。平生豪气安在,沈领为谁雄。何似当筵虎士,挥手弦声响处,双雁落遥空。老矣真堪愧,回首望云中。霜降前四日颇寒宋-陆游草木初黄落,风云屡阖开。儿童锄麦罢,邻里赛神回。鹰击喜霜近,鹳鸣知雨来。盛衰君勿叹,已有复燃灰。舟中杂纪元-王冕老树转斜晖,人家水竹围。露深花气冷,霜降蟹膏肥。沽酒心何壮,看山思欲飞。操舟有吴女,双桨唱新归。南中霜降明-王夫之北候怀青女,南飙拂白苹。墟烟深漠漠,江草故鳞鳞。翠袖寒犹薄,黄华泪已新。炎洲无限橘,谁与寄湘津。迎霜降明-何景明烈风扬云旗,鼓角悲广路。庭前玉树枝,昨夜微霜度。幽人蹑葛屦,出户履寒素。胡当戒坚冰,及此岁将暮。都门霜降日作明-郑茂风雨连朝动客愁,笳声呜咽满边楼。卷帘何事看新月,一夜霜寒木叶秋。霜降日得西皋诗中有速诸公社饮意予亦以此订约明-朱朴九月降霜寒草衰,三秋落木塞鸿来。鬓丝可绾年华住,花事聊苏病眼开。杜老长贫淹酒债,何郎新兴动官梅。便须拟看东楼雪,莫待缄书再四催。霜降夜清-陈忠平



对联中几种特殊的对仗形式

(一)借对 对联是倾向于工对的,联家千方百计谋求对仗精工。传统诗词格律中的借对法,即可把不能相对的词语变成能相对者,甚至变成极工的对仗,从而使对仗获得更多的自由,提供了一条宽工转化之途径。借对可分为借义对和借音对两种。 1、借义对 作为对仗之字词,用句中原义虽非工对,但其另有他义,借之以对仗则属精工,此为借义对之原理。 酒债寻常行处有, 人生七十古来稀。 (唐·杜甫七律《曲江》) “寻常”是普遍的意思,但古制以八尺为寻,倍寻为常,故可借为量词,与“七十”相对为工。 地有七星邻北斗; 人如二客伴东坡。 (清·百文敏、吴山尊对句于肇庆七星岩) “东坡”为苏轼之号,是专用名词,现借“东”为方位名词,而与“北”成工对。 好句不妨灯下草; 高龄可辨雾中花。 (佚名题眼镜店) “草”本为动词,此处借为花草之草,以与“花”相对。 不合时宜,唯有朝云能识我; 独弹古调,每逢暮雨倍思卿。 (清·严问樵挽姬人朝云联) “朝云”为姬人名,现借“朝”为时令类词对“暮”,借“云”为天文类词对“雨”成工对。 席上不分南北; 眼前只见东西。 (笔者讽酒官联) “东西”为物品,现借之为方位名词与“南北”相对。 解脱拈花刚佛日; 证明因果在仙霞。 (清·孙叔平挽邢克均巡抚之妻于福建) “佛日”即佛之生日,死者适于该日去世,此处借年月日之“日”为太阳之同义词“日”,以与“霞”作天文对。“仙霞”即仙霞岭,借“仙”对“佛”,借“因果”之“果”为花果之“果”,以同“花”相对。 2、借音对 两字本不能相对,但其中之一有同音字与对方为工对时,则可借音而对。借音对常多用于颜色对,此种不被联家作为工对,实不得已而为之,因而少用之。 马骄珠汗落; 胡舞白蹄轻。 (杜甫《泰州杂诗》) 句内借“珠”为朱,和“白”成颜色对。 寄身且喜沧州近, 顾影无如白发何。 (刘长卿七律《江州别薛六》) 出句借“沧”对“苍”,与“白”为颜色对。 (二)无情对 无情对,顾名思义,即上下边意义不相关的对联,它只求字面上的对仗,特别强调字词工对。在联意方面,它采取逆向思维的方法,反其意而为之。无情对非但意义不相关,而且意义上相差越远越好,上下两边的命意是风马牛不相及的,但每比各自的意义要自然连贯。无情对上下边的结构也恰好与一般联语相反,它追求结构的不一致,甚至相差越远越好,以形成强烈的反差,构成意趣。如: 公门桃李争荣日; 法国荷兰比利时。 上比是赞颂某人的教育成就之语,其结构很复杂;下边只把三个国名(亦即三个名词)排列在一起而已,并没有说明什么意思。上下边是风马牛不相及的。又如: 陶然亭;树已半枯休纵斧 张之洞。果然一点不相干。 这些对联虽然上下边意义毫不相干,但每个字词的对仗是十分工整的,尤其讲究名词的小类相对。在手法上,无情对的撰写大多采用汉字一字多义的特点,转义对之,并尽量做到对句中的所有字都转义,转义后还必须使相应的字词依然存在对仗关系。如: 丑角; 美元。 “丑角”是演员行当,“美元”是货币。但“丑”、“美”是取形容词义相对,“角”、“元”是取货币单位名词相对。再如: 回头是岸; 汉口非洲。 “回”、“汉”是民族名词词义,“头”、“口”是人体部位,“非”、“是”取副词义。同时这一无情对又有另一层意思:因为回头是岸,所以汉口(是城市)不是“洲”。 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楹联学会还专门举办了一种无情对专刊《无情联圃》,这是笔者见到的全国第一个无情对专刊,已出版20多期,其刊头联“看来易对实难对,道是无情却有情”正好道出了无情对的特点。该刊物发表了许多新创作的优秀的无情对。如: 治水;毛利;莽汉;楚江;明朝中叶;诸葛亮;我不同他作对; 整风。肾亏。荒唐。清明。美国里根。东方红。谁来与你买单。 实际上,无情对的应对比常规对联的应对要难,难就难在追求对仗的工巧和句意的雅趣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应对无情对句,不失为提高撰联对仗技巧的一种方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