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中国法学创新网(FXCXW.ORG) >> 大家风云 >> 我记忆中的老冯

我记忆中的老冯

来源:四川大学法学院 作者:龙宗智 日期:2016-10-24 11:56:50 浏览:10526

老冯走了,我闻讯后赶到西南财大他的家中,在他的遗像前深深地鞠了三个躬,向他献上一束鲜花……。

西南财大设博士点后,我在老冯负责的刑法学方向兼职博导,指导刑诉方向学生,因此每年都要在一起进行学生面试、开题和答辩。老冯做事认真、工作负责,曾获得一系列教师荣誉。而他平时对学生的关心,也是有口皆碑。有的学生答辩不怎么样,我的意见是暂不过,但他说,学生的工作都找到了,拿不到文凭工作就没了,还是过吧。

老冯近视,必须戴眼镜,面相是书生,但他并非只知埋头做学问的“曰夫子”。他很早就驾着自己的中华车到川西的甘孜阿坝自驾游,每年进去至少一、两次。后来,我和他也一起出去过几次。他驾车技术好,车开得快,而且过弯时不爱踩刹车,说是省油。有次他和同学周心源等自驾游时撞死藏民一头小牛,赔了几千块。我看他在一些弯路上开车快,常叫他慢点,他总说没问题。我就说他,再快又要撞死牛。他也就笑笑。

老冯是成都红庙子的第一批“股民”(炒权证),但他后来炒股不多,还劝我不要介入股市。我在部队时不打牌,退伍后会打某种纸牌,记得还是一次同学聚会时老冯教的。但老冯自己并不好打牌。我认为与老冯性格偏善,不倾向于在同学朋友间去计较输赢有关。不过,有个细节,过去同学一起打牌时,我班张曦爱说他,老冯拿到大牌了,手都抖了。老冯拿牌时手容易抖动,这个征兆,也许是与后来的运动神经元症有关。

老冯发病,与他做学问的执著有很大的关系。这一点我与他夫人小龙的看法一致。他在写那本中西文明的书时,已经有点走火入魔的状态(我不太赞成他不搞专业去搞什么中西文化,但劝他也没用,因为他把这个研究看得很重)。晚上冥想,一有想法就打开录音机口述(弄得夫人都难睡觉),白天就整理录下的文字,查资料,继续写作,完全作息失调。后来就出现丧失味觉、焦虑、抑郁等神经精神症状,出现突然发烧,又很快正常的人身自我调节系统失常等症状。

老冯生病,我也到他家中、到医院看过他,后来的状况,看了也感不忍。他的夫人小龙长期全身心地照顾他,算是老冯的福气。我却因事务缠身,去看望老冯不多。他走后才感自责。

老冯是个好人,我们会纪念他。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龙宗智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6年10月22日晨  






微博
分享到
发表评论

登录注册还可以输入10000

  • 2016-11-10 12:18

    冯老师文章不太多,但精品多

    3 0 回复 0

  • 2016-11-09 18:56

    冯老师,您的文章非常好

    5 0 回复 0

  • 2016-11-09 12:53

    亚东教授千古! 西财,作为蜀中名校 云集不少才俊 法学研究一直表现不俗,加油!

    6 2 回复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