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中国法学创新网(FXCXW.ORG) >> 大家风云 >> 春蚕到死丝方尽,呕心沥血著妙文——痛悼恩师魏振瀛先生

春蚕到死丝方尽,呕心沥血著妙文——痛悼恩师魏振瀛先生

来源:互联网 作者:王建勋 日期:2016-09-14 14:44:46 浏览:7098

  9月5日上午,传来恩师魏振瀛教授辞世的噩耗,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。此后的几个小时,先生的音容笑貌,总是不断地浮现在我的面前,仿佛在不停地跟我招手,说“再见”!

  真地,再见了。我亲爱的老师!虽然我知道这一刻早晚会到来,但还是无法接受它来得这么突然。亲爱的老师,您怎么这么快就走了?我们还期盼着您从重症监护转移到普通病房,甚至康复回家呢!

  还记得,上次去病房看您的时候,您握手还是那么有力,总觉得,您会渡过这一难关。没想到,您还是和我们告别了。告别得那么匆忙,甚过以往的任何一次告别。以往的告别,您总是把我们送到电梯旁,等我们走进去,跟您挥手时,您才会离开。而这一次,您竟然没给我们挥手的机会。

  还记得,得知您病重住院的那个夜晚,我在外地出差,辗转反侧,彻夜难眠。第二天,去看望您时,您带着呼吸机,明显消瘦许多,禁不住泪如泉涌,和师母抱头痛哭。才两、三个月未见,发现您象变了个人似的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在我心目中,您永远都是精神抖擞,身体硬朗,仪表堂堂。

  还记得,整整二十一年前,我怯生生地走进您的办公室,那时候,您看起来是那么严肃,让我感受到一丝威严,甚至有些惧怕。出来后,我就想,是不是因为您是系主任,必须得严肃一些。后来,慢慢和您熟了,发现您并不总是那么严肃,也有平易近人、和蔼可亲的一面,甚至有时候也和弟子们打成一片。

  还记得,您在课堂上,一丝不苟,毫无保留,传道、授业、解惑,无不尽心竭力。您只知耕耘,弟子们只知收获。

  还记得,您和学生们讨论问题,总是鼓励大家发表自己的看法,不嫌它们幼稚,不嫌它们粗浅,静静聆听,从不打断。您总是那么谦逊,总是那么低调,从不以资深教授、学界泰斗自居。

  还记得,您给弟子们批阅论文,密密麻麻,连标点符号都不放过。您为人师表,有口皆碑,成为我辈效仿的榜样。

  还记得,读书时我发表了一篇小文,您一方面表示鼓励和赞扬,另一方面,教导弟子要厚积薄发,不要急于求成;要有感而发,不要无病呻吟。您治学严谨,知行合一,堪称我辈楷模。

  还记得,当我告诉您打算放弃北大博士学位,赴美留学时,您不仅没有生气,而且大力支持、慷慨帮助。您的宽容,您的理解,您的帮助,令弟子感激涕零,永志不忘。

  还记得,跟您一起讨论时局,您感慨风云诡谲,法治之路任重道远,甚至痛斥某些部门太左,开历史倒车。同时,您总不忘叮嘱我,要注意保护自己。弟子对不起您,让您担惊受怕了。

  还记得,您八十大寿那天,高朋满座,众多同仁和弟子前来祝贺。您精神矍铄,意气风发,言辞恳切,感人至深。

  还记得,您退而不休,尽管晚年腰疼不止,您还是笔耕不辍,一篇接着一篇,篇篇都是精品,篇篇都是佳作。汇集成册出版之后,您高兴得合不拢嘴,仿佛看到孕育了很久的生命出世,亲笔签名,赠送同好。我们知道,这是您的心血,这是您的收获。

  还记得,民法典是您的“心病”,为了早日见到它,您奔走呼号,四处游说。很可惜,您先走了,带着未了的心愿。不过,您也别难过,人生在世,谁没有未了的心愿?况且,还有无数同仁和弟子们为此努力和奔波。

  还记得,有一次在西苑医院附近碰见您,问您去哪里,您说去拿药,我说怎么了,您说没什么,我说陪您去,您坚决拒绝了,并大声说:“赶紧去忙你的!”我知道拗不过您,只好遵命了。您是那种只愿意帮助别人,从不爱麻烦别人的人,哪怕是一丁点的麻烦,哪怕是微不足道的麻烦。严以律己、宽以待人,用在您身上,再合适不过了。

  还记得,我带着孩子最后一次去家里看您,您和他玩得非常开心,让我感受到什么叫童心未泯。我问您是否还要继续写作,您说最近有点累,想歇歇了。认识您二十一年了,这是我第一次听您说到累。是的,您的确太累了,过去半个多世纪,估计您也没怎么歇过。您就是一只春蚕,奉献到最后一刻。

  亲爱的老师,您该歇歇了,在天堂里,祝福您过得轻松而快乐! 总有一天,我们会在那里相见的。到时候,我们再一起切磋。

  您的弟子:王建勋2016年9月9日


微博
分享到
发表评论

登录注册还可以输入10000